第0980章 最后一战

小说:兵魂回档 作者:寒冬九月
    锁定四门近防炮,他顾不上脑袋嗡鸣,一闪就扑了过去,跟着抽出斯巴达战刀,就准备强行切掉底座的螺丝。

    可他跟着顿住了。

    这近防炮是可以拆卸,可他无法移动它。

    这玩意重量超过五吨,他不是神仙,怎么可能平地移动它?

    吗的!

    薛郎咒骂了句,在看到列车人影下来的一刻,闪身扑向几挺重机枪,大刀抡起,轻易就切开了底座上的螺丝,在机枪脱离底座的一刻,抱着,飞奔向刚才藏身的门户,在那些人影小心收索,靠近破碎门户的一刻,来回四趟,将四挺重机枪拆卸,弹链能拽出的尽量拽出,里面够不到的也只能作罢。

    暂时无法击毁列车,那就先消灭靠近的,并做好突围的前期观察准备。

    他要弄懂对方的识别方式,万一不行,就放进来人,换上他们的一切,只要突出门户就好说了,逃离,不见得没机会。

    可是,他刚刚藏身房间内,下车的敌人已经靠近了门户,却五人突进,而是一枚枚的手雷不要钱一样的勾手扔进门户,叮当的催命声音里,滚动满地都是。

    我艹!

    薛郎大骇,扑出已经不现实了,翻身扑向角落,拽过一个铁皮柜子挡在身前,身躯蜷缩,张大嘴,吐尽腹腔空气,无声嘶吼的一刻,轰轰的爆炸腾起。

    一股股冲击波往来激荡,在偌大的空间里来回翻滚,一声声重锤一般的敲击声里,薛郎眼前一阵阵发黑。

    这是一帮经验丰富的士兵,确认里面还有敌人的一刻,根本不上前,不是米国炮火至上的理念,而是在封闭空间里,没有比这样更有效打击敌人的手段了。

    速度快,还不会将敌人炸碎。

    这里的构造,他们门清,他们,就是政斧为保证这里不至于失控,防护那些机器人逃出基地,在上演电影里的狗血情节,机械苏醒意识,控制,并消灭人类的桥段,连托尼斯他们都不知道的一只针对基地的特殊力量。

    要不,也不会携带那么强大的设备,用来直接摧毁基地的设备。

    他们,距离这里只有二百多公里,半小时,连带接到命令到赶来,足够了。

    地面的进攻,不过是烟雾弹罢了,真正摧毁这里的,是这股力量,甚至不用接仗,就能闷杀里面的敌人,但必须靠近,否则电流的强度不够。

    他们,当然不会进去跟敌人拼命,能够潜入这里的,当然是高手。

    要不是列车无法移动了,连人都不会下来,再往前开几十米,炮口直接对准门户,直接轰击,炸碎里面的一切完事。

    轰轰的巨响中,薛郎意识到自己没机会离开了,就算不被炸死,十六七分钟后,一样会在核弹爆炸的一刻,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他意志力强大,可惜,却无法抵挡这狂猛的爆炸震荡,没有失去意识,已经够强大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没有后悔留下。

    这些事总要有人做。

    要死了吗……

    眼前一阵阵发黑,意识都一顿顿的断档的一刻,他依旧不悲不喜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眼前的困局,没有想一会自己失去意识,落入敌手后会如何。

    因为那些没意义了。

    这里,注定会在核爆炸中消失,成不成为俘虏还有关系吗?

    这里,也不可能有信息传递出去,因为,这里距离地面超过四十米,怎么可能有信号发出?

    只是他并不知道,这里,在火车道的墙壁里,是有有线的,通讯,并不存在断绝。

    意识震荡中,他先想到了爷爷,五爷爷,八爷爷。

    爷爷们慈祥的苍老面容冒出的一刻,薛郎露出幸福的微笑。

    这是他两世为人,最温暖的时段,比上一世自己母亲照顾自己的时候,还要温暖。

    三个爷爷在山林里,抱着自己寻找浆果,牵着自己下套子,下夹子。

    三个爷爷手把手的用木头削出的武器教自己剑术,匕首,大刀的套路,教自己拳法,腿法,不厌其烦。

    三个爷爷跟在自己身边,看着自己下夹子,下套子,设陷阱,只动嘴不动手。

    三个爷爷等在家里,烤着炭火,想吃什么了,就让自己去打,去做,却不让大奎哥他们插手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当然清楚,爷爷这是因为自己木讷,这是陪着自己长大,希望自己尽早能够独立。

    爷爷,孙子不能陪你们慢慢变老了,虽然我已经不是本来的薛郎,但我同样想着能够陪你们变老,亲自陪同你们走完人生最后一段旅程……

    薛郎在旁边水泥墙在震荡中开始掉落水泥块的一刻,眼眶湿润了。

    轰轰的巨响没有停歇,因为,外面的敌人清楚的知道,这里全部水泥浇灌。而对方是高手,虽然困住了,被车上的自动武器封锁在了门户里,但靠近,有死无生。

    所以,依旧是不断的有人替换前面的,或者干脆就是传递手雷,由前面的打开保险,勾手投出,或者扛起火箭弹,在烟雾一股股的喷涌中,闪身射出弹头,在离开门户。

    他们,只需要尸体,不需要活口,当然,有更好了。

    但只要得到尸体,证实是哪一国家的,不管是不是这个国家在攻击米国,也会将他们从地球连根拔除,种都不剩。

    轰轰的爆炸就没有停歇,水泥墙一样扛不住手榴弹的爆炸。

    一声声巨响中,爆炸周围的水泥墙开始粉碎,开始脱落,相信全部炸碎这些隔断,也就一两分钟的事情。

    此时,地面的进攻依旧没有打开局面,掀翻了大面积的水泥地,当又是一波装甲车靠近的一刻,火箭弹,导弹乱飞,机关炮升起开火,又是一次毁灭打击,让那一片成了死亡的禁地,就算数个竖井被击中内部,引起连环爆炸也没耽误反击。

    这些,电力是独立的,根本没有受到基地内部断电的影响,系统的攻击指令依旧有效。

    地下,不管上面如何火爆,依旧轰鸣不断。

    薛郎,此时被剧烈震荡的意识出现了恍惚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雪凤,看到了崔颖,看到了白小归,看到了墨芸。

    这是她们遇到了不测了吗,这是地狱中相会?

    薛郎模糊的意识里冒出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但这会他一点不心痛,他在意识即将崩溃中,依旧保持着一丝清明。

    心态的平和并不会因为狂暴的震荡而出现紊乱。

    生死,有那么重要吗?

    自己本来就已经死过一回,再死一次又如何?这会,唯一惦记的就是如果有机会,再次出现神奇的穿越,他希望能够陪着爷爷们变老,能够找到失踪的四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突然懂了。

    生死自有其注定的轨迹,纠结生死,显然是多余的,自己留下了遗憾,但在不能扭转的情况下,死亡,不会让自己出现心理上些微的波折。

    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,这些,他是不信的,但这会,他不怀疑。尤其柳败城,悟真大师,天机子的出现,让他对于玄奥的东西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。

    我知你,因为我信。你不知我,因你疑惑太多……

    天机子的声音平缓而清晰的在耳边回荡。

    对啊,我到现在还怀疑看到的一切……

    薛郎看破生死的一刻,突然悟了。

    自己,依旧怀疑一切,怀疑是否真实。

    在他悟了的瞬间,一股自内升起的气息直灌脑海,并瞬间游走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他脑海一清,浑浊的思维瞬间清晰,“视线”在这一刻陡然跟着清晰,轰鸣中,灰尘弥漫,碎屑乱飞中,他突然看到了周围,只一眼,就看到了周围的一切。

    而且神奇的是,他看到的东西不再像之前一样只有一个看去的点,而是周围的一切,都在他的视线之内,一切尽在掌握之中

    他甚至看到了核弹上那跳动的数字,看到了还有十六分钟起爆。

    可是,紧接着他再次回到了之前近似的状态,在剧烈的震荡中,一个身影出现的同时,意识再次模糊。

    这是突破了……

    薛郎不悲不喜,他知道,自己达到了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大成境界,成为了真正的高手。

    突破,原来就这么简单,只是念头通达,不再怀疑就迈过了门槛。

    可是,他依旧还是血肉之躯,依旧无法扛得住毁灭的爆炸和剧烈的震荡。

    刚才,只是突破的瞬间,让他受到了某种保护一样,看清了一切。

    就在意识再度陷入混混僵僵,就像风中残烛随时会熄灭的一刻,他突然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个身影。

    那个身影让他的意识瞬间清醒,他不会看错,那个闪电飞奔,扑进列车的身影居然是自己一直寻找的那个不知道是半机械,还是全机械,掳走墨芸四人的金属外壳的家伙。

    一身漆黑,但没有一丝的金属光泽。

    吗的!这回我看你往哪跑!!

    薛郎迷糊的神智猛地清醒,大喝一声,嘴角噙着血丝,猛地站起,身上埋着的碎屑嘭的四处乱飞,就跟钻出废墟的巨灵神一般站立了起来。

    站立的刹那,踉跄了下,跟着一顺肩头的火箭弹,顺着墙壁炸出的窟窿,瞄准都无,锁定门户地面,头不探的顶着狂涌的冲击波,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弹头连续飞出,三枚火箭弹先后飞出了炮管,一闪,就落在了门外两米左右的位置。

    轰轰!

    连绵的爆炸立时撕碎了靠近门口的身影,在薛郎眼前一黑,被手榴弹冲击波掀翻的同时,门口一个站立的都没了。

    离得远的,也被突然冒出的猛烈爆炸掀飞,没死,怕是也失去了原本的机敏灵活。

    这里,没有遮拦,他们可没有薛郎那里的水泥墙作为防护,冲击波直接作用身上,不死,也扒层皮了。

    但薛郎也只是发出了一击,就被掀翻在地。

    但他的意识并没有丧失,或许是突破的关系,他清晰的看到了让他意外的画面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……

    他模糊的意识慢慢回归的一刻,耳朵虽然听不见,都是嗡嗡声,但却看的清晰,看的明白。

    那个他日夜想逮到,并让他尝尽世间所有酷刑的敌人,金属怪物,这会正在车厢里飞掠。

    飞掠中,迎面几个端着枪的家伙刚刚闪出车厢结合部的守卫节点,这个金属怪物就腾空而起,一闪,越过十米多的空间,手像赶苍蝇一样一挥,三个还没来得及看清情况的家伙就噗的一声,喷血飞出,轰的一声,将结合部的们撞出一个大坑。

    显然活不了了。

    那个金属怪物不等人滑落,脚尖落地,跟着再次腾空而起,一脚踹在了变形的大门上,嘭的一声,将门踹飞,闪电般的扑进,丝毫没有顿挫。

    不是敌人吗……

    还是不是一伙的……

    薛郎挣扎着站了起来,在灰尘弥漫,视线为零的环境里,开启了自主呼吸系统,费力的抽出大刀,努力的呼吸了两口,奋力一脚踢出,将摇摇欲坠的墙壁踹塌,在灰尘浓度更高的一刻,用尽全身力气,奋力奔跑,几步就扑到门口。

    跟着,毫无阻碍的奔出门外,略微一顿,身影骤然消失,呼吸间,将门口两边没有死亡的家伙斩杀,站定脚步,拉开连体服的帽子,掏出伤药吞下,锁定列车,战神一般的站立,做好了最后一搏的准备。

    就算死,他也要逮住那家伙,找到墨芸四人的踪迹。

    ||
单击屏幕左边设置背景 双击屏幕左边自动滚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