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:郝倩许晏来——原来你在这里(5)

    跟许晏来恋爱了!

    郝倩觉得日子就像是梦一样!

    她想工作,他便安排自己去他公司当端茶小妹。

    她要他不要照顾自己,公事公办,结果他真的没有照顾自己。第一次奉茶,他只喝了一口顿时就火冒三丈:“你泡的什么茶?茶叶都没有泡开!水没烧开吧?”

    郝倩听到他一上来就骂自己顿觉得委屈不已,可怜兮兮地看着他,一双大眼睛很是无辜,那双眼睛看的许晏来顿时没了脾气,他收敛了情绪,语气温柔:“再去泡,水烧开!”

    “哦!”小丫头捧着托盘把茶端走继续泡,哪想到人还没到门口,就撞上了门,茶杯顿时打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许晏来噌得站起来,大步走过去,抓起她的手紧张地问道:“怎么样?烫着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郝倩低声道,抽回自己的手。茶水根本都不热,哪里烫到了!“总裁,我马上再去泡!”

    她要学很多的东西,先学打杂,她不要什么都不会,她连基本的家务都做不好,她必须都学会。

    听到她的称呼,许晏来心里一抽,说不出的心疼,可是偏偏丫头很自卑,他要帮她找到信心,只能点点头,眼神瞥过她的小脸。“打扫干净,再去泡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郝倩很囧的离开。

    这一次,郝倩聪明,跟秘书室的执行秘书学了泡茶,还好,都知道她是许晏来的宝贝儿,大家也不敢欺负她,反而很用心的教她。

    经过十天的实习,郝倩学会了泡茶,冲咖啡,只是味道不怎样!许晏来每喝一口她泡的茶都会皱眉,她的自尊心很受打击,偏偏他很冷淡,也不说什么!没鼓励,也没有批评!

    只是晚上回家的时候会说一句:“今天泡的茶进步了,知道洗茶了!”

    那时,郝倩会乐和一阵子,收到他的鼓励是多么快乐的事!而她脸上绽放的笑容自己都不知道,原来她其实很在意他的鼓励。

    又是一天。

    “倩倩,麻烦倒杯咖啡进来。”

    桌上的内线响起,许晏来低沉的声音传来,郝倩放下手上复印了一半的材料,她学会了用复印机,帮各部门复印材料,匆匆的冲了杯送进去。

    许晏来正坐在宽大的桌前的奋笔疾书,白色的衬衫簇新笔挺,黑色的西装和他整个人的气质十分贴合,衬的人越发的面冠如玉。

    在公司待了这么些天,每次看到工作中一丝不苟很少笑的许晏来,她都觉得这个人很陌生!跟平时嬉笑开玩笑没边的许表哥完全不同,他是典型的腹黑男一只,外表俊美,内在毒辣,全公司上下都怕他!

    大总裁见她进来只给了她一瞥,示意咖啡放下就可以离开了。

    郝倩自然明白,放下咖啡,识相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还没走到门边,门却自己打开了,嘭一声撞上了她圆润挺拔的小鼻子。

    许鸣来一进来就发现门口立在门口的郝倩,郝倩正捂着鼻子龇牙咧嘴的,疼死她了。

    “倩倩?”许鸣来看到郝倩,呵呵一笑。“碰到你了啊?鼻子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二表哥,我没事,先出去了!”鼻子好痛,说话都嗡嗡的。

    “哦!好!”许鸣来再度笑了,听闻大哥要跟倩倩在一起,爷爷也默许了,姑姑全力支持,家里现在都知道这个情况,小表妹一下要变成大嫂,许鸣来觉得很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那边许晏来冷冷开口,“进来不知道要敲门吗?没事跑我这里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哥,给点钱花花,没钱了!”许鸣来自然知道大哥为什么这么生气,他刚才进门可是没让秘书通报,碰了大哥的小宝贝儿,大哥自然心疼了!

    “行!要多少?”许晏来很爽快,掏出支票簿。

    “十万!怎样?”p7fw。

    “行!给你给二十万!”唰唰签字,撕下来,递过去,动作潇洒而利落,紧接着,许晏来笑了。只是这个笑容一下子让许鸣来就有点后背发麻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只见许晏来站了起来,活动着手握拳站了起来,慢慢向他走来。室内一阵混乱,惨叫迭起。“啊——大哥——饶命——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“二十万不是白给的!我的宝贝儿也不是白给你碰的!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等许鸣来出来时,郝倩的文件都印好了,微笑着给前来取文件的人递过去,然后就看到许鸣来捂着鼻子走出了总裁室。

    “二表哥,要走啊?”郝倩迎了上去,才发现许鸣来手指缝里流出咕咕鲜血,“你、你怎么了?二表哥?”

    “倩倩,大哥太没人性了,我不小心开门碰了你的鼻子,也没给你碰破,他把我鼻梁骨都打烂了!你瞧他给我打的!”许鸣来指着自己的鼻子,果然,唇都肿了,鼻子上满是血!

    郝倩错愕地瞪大了眼睛,“你说是大表哥打的?”

    “难道还是我自己打的?我又不傻!”许鸣来十分恼火。

    “呵呵,二表哥,你快去医院看看,别真的打断了鼻梁骨!”

    许鸣来翻了个白眼:“我说倩倩,你还是赶紧跟大哥结婚吧,这么下去,下次我挨打还不知道什么时候,你们结婚了,你回家当阔太太,别来公司当小妹了!”

    “倩倩,马上来我办公室!”许晏来的总裁室门打开,他立在门口,警告性地望了一眼许鸣来。

    许鸣来吓得立刻拔腿就走:“我走了!拜拜!”

    郝倩愣了下,回头看许晏来,这些日子,他在办公室很君子,一副老板样,绝对不骚扰她,回家就禽兽,每晚都抱着她索欢不止。

    乖乖地走到总裁室,许晏来进门,她也跟进去。

    “关门!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哦!”她只好听话的关门!

    许晏来却啪得一声遥控上门锁,随着落锁的声音响起,她吓了一跳,转头看他,他已经走到了她面前,托起她的下巴,检查她的鼻头,发现鼻子微红,还好,不是很厉害,这才放心下来。只是看着微红的鼻头,还是忍不住眼底闪过心疼。

    郝倩愣了下,心里漏跳了一拍。

    谁知下一刻肩膀便被不轻不重地扣住。

    他的手探上来,捧住她的小脸,带着温凉的触感,她怔了一下才扭头避开,“这是办公室,动手动脚的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疼吗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不疼!”她摇头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疼?”他突然靠近,郝倩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他的逼近,让她不由得屏住呼吸,目不转睛地盯着许晏来的眼睛。那细致浓黑的睫毛,缓慢地忽闪了两下。接着,那双眸子闪过什么。

    她扯出个平常的笑:“没事,我去忙了!”

    许晏来也不回答,只用一双浅褐色的眸子看着她。那眸子,像是最上等的宝石,闪着质感的光泽,又像是一面镜子,上面映着一些过往的点滴。

    她都有些不敢看他的眼睛了,低下头,用睫毛遮挡住视线,道:“我还有文件要复印呢!让我去复印文件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要走,他却扣住她的腰,“刚才鸣来说的话,我也觉得你该考虑考虑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轻,平和到了极致,甚至,里面有种彻悟与决心。

    郝倩突然觉得自己全身好像开始有小虫在慢爬,痒痒的,说不出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嫁给我?”

    她一下子就晕了!懵了!

    这句话,这些日子他没说,但是今天突然在办公室说,她真是晕、

    他的手轻轻抚上她的脸,像是一股灼热的火,熨烫着她的肌肤。

    思绪停顿片刻之后,她回过神来,咬唇。

    “别咬!”他的拇指抚上她红润的唇瓣,阻止她咬唇。

    另一只手扣住她的腰,不容她拒绝,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,他的小腹贴着她,他用了很大的力气,不容郝倩逃脱。

    她嘴角开始僵硬:“不是说了先恋爱吗?你说了要给我时间的,太快了!”

    从他们确定在一起,到现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!

    她一直低着头,但还是感觉得到许晏来炽热的目光一直覆盖在她的脸上,那目光就像是一张无形而硕大的网,将她罩住,她想挣扎,网收的越紧。

    许晏来的声音,是从未有过的淡静:“倩倩,我们认识二十三年半了,马上二十四年,从你穿开裆裤开始,表哥就抱你玩,哄你逗你,你觉得晚吗?郝卿可是一毕业就结婚的,不到二十五岁就有了宝宝。”

    郝倩不得不说,许晏来的确是许晏来。他总能抓住本质。是的,他们认识二十多年,从她出生开始就知道他是她的表哥,知根知底,可是要确定过一辈子,她还是有点踌躇。

    但是她知道自己反驳不了什么,她只是觉得还不够。

    “可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结婚后你一样可以学!”他说:“你依然可以做你想做的事,这十几天你学的很认真,只要你肯学,什么都难不倒你!”

    怎么可能呢?她都笨死了,别人一看甚至不学都会的东西,她却要学很久。“表哥,你说过不逼我的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逼你,我只是告诉你,我有点等不及了!”他想要她做他的妻子,他过来三十岁,突然就想结婚了,想要定下来,想要有孩子,他是许家长子,他觉得有很多的责任和义务,他真的想结婚了!

    “倩倩,我笃定,自己会是你生命中最开始也是最后的那个人。所以,你出车祸差点离开那天起,我就想带着你离开这里,我们去国外定居。你知道这些年来,我动了很多心思,甚至在英国的那段时间,我想把你偷过去,不要管世俗的眼光,哪怕你是我表妹,也只能跟我在一起!可是理智告诉我,不能!但我真的动用这个念头很久很久了!倩倩,你知道,我在你身边,慢慢的等待着,我在等待着最佳的时机。就像我在商场上那样,在暗处潜伏,瞅准机会,一并将其他公司吞并。我爱了你这么多年,终于等到了现在,我想娶你!”

    郝倩有点哽咽,说不出的滋味,心底莫名的心疼着!

    许晏来的声音,在这时,性感而清澈到极致:“郝倩,你瞪大眼睛看清楚,我是许晏来,抛去表哥这个身份,我在你身边,等了很多年了,你的身后一直有个我。”

    她抬头,愣愣地看着许晏来,看了许久。“表哥,我”

    这一刻,她突然觉得被这个男人爱着,是件多么幸福多么幸福的事!

    “再给我一段时间好吗?我还不适应!”她小声道,她像习惯的那样,逃避着。

    他就站在她面前,他那浅色的影子,覆盖在她的身上,也覆盖在她的心上。

    气氛,就这么继续尴尬着。良久,他才叹了口气,而这口气竟有些无可奈何的苍凉和落寞,“好!”

    这样一声叹息,让郝倩心底酸酸的!

    后来,许晏来出差去锦宁的时候,郝倩逃走了!

    最冷的冬天,郝倩离开了北京。

    她想一个人出去安静一会儿,她想离开许晏来,彻彻底底想想这些事,这些日子,他们一直在一起,白天在一起,晚上在一起,几乎是形影不离。这样的相处模式让很多的事,想不清楚。

    所以,她离开了!

    罗行知过年的时候回了老家,那是离北京上千公里的一座江南小城,小桥流水,很诗意的地方,郝倩就逃到了罗行知那里。

    她并不想完全逃离许晏来,她只想理顺一下他们之间的这层关系,她到底要不要跟他一起过一辈子,她到底爱不爱许晏来?!

    罗行知知道她跟许晏来同居后,嘴巴惊得张大,目瞪口呆了半晌,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,喃喃道:“我猜对了,我还以为许晏来有恋妹情节,我一直觉得他变态喜欢自己表妹,居然是没有血缘关系的!神啊!那你还等什么啊?大集团的执行总裁,你不赶紧的扑上去捞自己家里去,等着让别的女人扑啊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我到底爱不爱他啊!”郝倩十分纠结。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就逃了,趁他出差的时候我逃了!”

    “嘿嘿,那我问你,你们上床的时候,你爽吗?”罗行知轻笑,声音中带着点暧昧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你,你神经啊?!”郝倩羞红着脸气恼:“还嫌我不够烦啊,还给我添乱?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帮着你分析呢嘛!”罗行知嘿嘿一笑。“我想知道他尺寸够不够大,能不能满足你未来的需要!”

    “罗行知,你个死女人,你好色啊!”郝倩扑上去就捶她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那不是好奇嘛!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郝倩疯狂大叫,“你真是色女!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很爽了!看你提到他含羞带娇的样子,就知道你们性生活很和谐,那还等什么啊?真不明白,既然如此和谐,知根知底,你也知道他多粗多长,那就嫁了呗!”

    郝倩眯起一双美眸,摇头。“我还没想清楚呢!”

    “答应吧。”罗行知劝道:“大家都这么熟了。睡都睡了!你要不喜欢他,你会让他睡你?”

    “罗行知你太猥琐了,说话太粗了!我怎么会有你这种损友?”郝倩低呼。

    “哈!我这是在帮你啊!姑娘,人生不就那点事,结婚不就是为了合法的过性生活吗?既然你们如此和谐,那就有奔头了,日子性福,生活也有趣!咱们可是光着一起在学校澡堂洗过澡的交情,我哪能害你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去死!”郝倩忍不住低吼。

    罗行知大笑:“天!幸好我有自知之明,没跑去勾引咱许表哥,不然咱们姐妹非得反目成仇,为了咱们的友谊,今晚你请客,咱们去喝酒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请客?我到了你的家乡了啊?”

    “你钓了金龟婿,以后姐姐我就跟着你吃香的喝辣的了!当然是你请客了!”

    “没人性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

    郝倩关机了!

    连着三天了!

    她发现这三天没有了许晏来,她度日如年,浑身都难受!她又忍了一周没开机。很奇怪,这一周,风平浪静,许晏来的人居然没找来!还我说都。

    郝倩突然有点患得患失的,开始想念他!

    时间过了大约十五天后,郝倩已经到了极限了,她觉得她真的不能没有许晏来,她要嫁给他!跟他过一辈子,她要他宠爱自己一辈子!她要自己的未来跟姐姐郝卿一样,倍受丈夫的关爱,不像爸爸跟妈妈一样,貌合神离。

    她决定再过一天,她就回去!

    吃过早餐,罗行知拿了一叠杂志报纸,走了进来,啪得一下放在郝倩面前,气鼓鼓地道:“死丫头,你看吧!你不回去,玩失踪,人家许表哥不要你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?”郝倩完全不懂!

    “那,你看,粗体标题写着呢。名模赵晓宇深夜约会神秘男子,二人神态亲昵步出餐厅。据透露,此男系国能大集团总裁许先生!”

    然后把报纸摊得更开一些,好让郝倩看到。

    果然是当红模特赵晓宇,而她身边那个男人不是许晏来又是谁?赵晓宇穿着件灰色大衣和同色系长靴,头上戴了顶白色的针织帽子,长长的头发披到肩膀上,即使是这样暗夜里的偷拍,也依旧显得时尚而妩媚,镜头感十足,仿佛天生的明星架子。照片的清晰度很高,任谁都能看得出来,她正在微笑,全程都是笑意盈盈,仿佛只因为走在旁边的那个年轻男人,而那个男人不是许晏来又是谁?他笑得如此的骚包,如此的邪肆,如此的性感。

    郝倩看了一眼,顿时火冒三丈,强烈地嫉妒心作祟,噌得站起来。“我回北京了!我买的东西给我快递过去,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她只拿了个小包,拿了证件,连跟罗家爸妈告别都没来得急,就打车去了机场。

    她刚一走,罗行知就掏出电话,拨了个号,对着电话说道:“许表哥,搞定了!甭客气,让郝倩幸福,就行了!”

    十二月的天空很冷,郝倩穿的很少,却也顾不得了!

    一路上,她的心情始终处在一种憋闷的状态里!

    好不容易忍了两个小时,到了北京,下飞机后,她急匆匆朝着出口走来,却立在接机口的男人惊住了!

    许晏来!他就在喧闹的人群里站着,眸光平静而灼热地追随着走来的身影,他的手里捧着一束鲜花,唇边一抹笑,那样漂亮。

    郝倩看到他的那一刻,他咧嘴而笑,很安静,等着她走近。

    她只觉得什么东西闪过脑海,他怎么会知道她今天回来?难道他一直知道?好个罗行知,她就觉得不对劲儿,许晏来再闹也不会跟名模闹在一起,那就是有一个可能,他是故意的?!那根本是假的新闻!

    他看着她,眸光平静,她走近了,她觉得被他的目光逼迫着,头皮开始发麻。

    不行了,又无措了。心竟然扑通扑通跳个不停,她深呼吸,朝他走去!走到他面前,他扬眉,然后开口:“回来了?”

    语气如此之平静,没有丝毫发火的意思!

    “嗯!”她也没有怒气,真是奇怪,仿佛赵晓宇那件事没发生过!

    这时,许晏来竟在接机的人群中单膝跪地,看着她的眼睛,开开口道:“宝贝儿,我们认识二十三年零十个月了,哥哥牵着你的手长大,过去,我曾经以为这辈子就单身了,却没想到峰回路转,让我还有机会儿可以牵住你的手。你知道但凡有点机会儿,我就不会放手!是你使我感到生命的完整,使我想一辈子珍惜你,宠你爱你,忠诚与你!宝贝儿,分开十五天了,我分分秒秒都在思念你。我要让你的名字出现在我的户口本上,答应我好吗?”

    呃!

    郝倩被吓住了!她眼神的视线撇到大家都不走了,她的脸通红着,伸手抓过他手里的花,娇嗔道:“戒指呢?”

    他从兜里掏出一枚戒指,竟然是一枚七克拉的钻戒,价值六百多万!

    现场一阵惊呼!

    许晏来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里牵手帮郝倩戴上,然后起身,拥住她,大步离开,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人!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两人谁都没说话!

    回到家,郝倩进门就开始找他算账了!

    “许晏来,你说,那个赵晓宇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许晏来呵呵一笑,“假的!那本杂志是假的,小罗在广告公司让人p的!”

    “你骗我!你们联合起来骗我!”郝倩吼完,嘟着唇,却松了口气,接着,越过许晏来就往卧室跑!

    但是,在这么做的同时,她的手臂被他给拉住。

    许晏来低头,看着她,眸子里,盛开着黑色的泛着优雅绮靡的光。“收了我的戒指了,不许反悔,十五天了,小东西,我再不出手,你是不是打算过年都不回来了?”

    她才不会告诉他,她原本打算明天就回来的!怕他得瑟!

    他看着她,目光如水,唇上绽放着温柔的花朵:“你就一点都没有想我吗?还是你不愿意承认想我?想我说出来就那么难吗?嗯?倩倩?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!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依然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,却也很开心,因为她回来,很主动的回来了!

    她听得出他语气了的脆弱,只是从来不明白原来看似强势的许晏来心内一直有着这样的隐弱。

    有一瞬间,郝倩心头软了,其实从机场看到他的那一刻,她就确定了,她要跟这个男人过一辈子!是这个男人牵了她二十三年多的手,她想要他牵一辈子!

    手不自觉地就抚上了许晏来的脖子,将头搁在他宽阔肩膀上,嗅着熟悉的薄荷味,他的身上有烟味,混着薄荷味,那样的让人安心,她回来了,终于回来了!这个怀抱一直都在,无论她何时转身,他都在这里等着她!

    她轻声却坚定地道:“十五天,离开你十五天,我刻意地不去想你,因为一想到,心口就会钝钝地疼,像刀子在割。那个时候才明白,自己是真的在乎你。你的感情是浓烈的,太浓太稠,倒显得我的感情不那么明显,但我能确定,自己的感情并不输给你。表哥,我想我是爱你的!或许曾经不知道自己的内心,不清楚自己到底做的什么,但我以后会努力!”

    “倩倩!”许晏来突然伸手,抱住她的腰,几乎喜极而泣!他将她揉入怀中。两人的身体契合异常,似乎没有一丝缝隙,任何的人与事都无法横隔在他们之间。

    完全是不由自主地,两人的唇开始吻上,唇瓣相贴,炽热的温度,他们将对方抱得更紧,吻得更加用力,像是要分辨出哪对唇是自己的,哪对唇是对方的,然而是徒劳,他们徒劳而悸动。

    她的衣服已经解开,被他抱起来,衣服从门口一直掉落到卧室,一地狼藉,暧昧和幸福都在其中!

    四年后。

    锦宁。

    锦山。

    锦山在裴傲阳任市长时开始开发旅游,如今经过三年已经初具规模。12184210

    位于半山腰的私人度假山庄,草坪上,四个孩子正在玩耍。

    三个身材纤细美丽的女人在铺一次性桌布,他们是燕寒,郝倩,裴素阳!

    许晏来一屁股坐在草坪上,高声对着那边奔跑的还不是很稳当的儿子喊道:“许慕谦,过来,保护你妈妈!”

    “哦!来了!”稚嫩童声答应的十分干脆,二岁半不到的许慕谦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,跑到郝倩身边,“妈妈,我保护你来了!”

    郝倩亲昵地搂住儿子的小身子,笑得幸福无比,却又幽怨地瞪了一眼许晏来。

    裴素阳更是无语,“许晏来,行啊,你倒是教你儿子学会疼妈妈了!”

    “那是!我儿子生了就是为了保护我老婆的!素素姐,你儿子不保护你,难道保护韩哥?韩哥也太怂了点吧?”

    三十九岁的韩简愈发沉稳,淡淡一笑,根本不理会他。

    燕寒无声的笑,看着远处也跑来的两个儿子,那酷似裴傲阳的五官,让她无比的满足!

    四个孩子,全是男孩!

    裴素阳看着清一色的小子,无比纠结!“要不是计划生育,我非得生个女儿,都是男孩,以后谁陪我们逛街啊?”

    “我!”韩简第一个响应。“儿子就很好,长大了一脚踹出去,咱们过自己的幸福日子!我陪你!”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燕寒和郝倩笑。

    “我们打算超生!”许晏来十分臭屁地说道:“我们要生个女儿!”

    “我不生,要生你自己生!”郝倩十分坚定的拒绝。“生孩子太疼了!”

    “老婆,我们又不是养不起,我们也教育的好,你看许慕谦,就知道咱孩子多优秀了!再生一个吧!求你了宝贝儿!”

    这个男人喜欢孩子,喜欢女儿,看到她生了儿子,都高兴,就他一脸臭样,说下次生个女儿!

    不过这几年,她很幸福!觉得自己的选择是对的!

    “韩天逸,妈妈渴了!给妈妈拿喝的!”韩简见儿子走进,吩咐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哦!”最小的韩天逸,跑到食盒边找喝的,找了半天,找到一盒酸奶,两只小手捧着给裴素阳送去,“妈妈,喝!”

    “还有舅妈和阿姨的!”韩简又道:“爸爸说过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“男子汉大豆腐,要保护女僧当绅士!”话都没说清楚就开始当绅士了,燕寒无比同情的看着韩大哥和素素姐的孩子天逸,真的心疼极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真是可恶,这么小就剥削孩子!”裴傲阳远远的走来,就看到一堆人坐着,指使孩子拿喝的!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是?”许晏来挑眉,瞥了一眼裴傲阳。

    裴傲阳冷哼一声,看了一眼两个儿子,郝熙焰十分聪明,已经拿起一瓶矿泉水给了燕寒,“妈妈,喝水!”

    裴熙光则拿了另外一瓶,递给裴傲阳,“爸爸,喝!”

    “乖!”裴傲阳满意的冲儿子点头,在燕寒身边坐下来,挑衅的看着许晏来。“你们的儿子再牛,也不如我家吧?我两个儿子,大儿子照顾我,小儿子照顾妈妈!”

    “裴书记,你多大了?这个也斗?”裴素阳哧得笑出来!

    “你们太无良了!宝宝是用来疼的,不是为你们干活的!走了宝宝们,姨姨带你们去看蚂蚁搬家!不理这些无良的大人!”郝倩站了起来,拉着儿子和几个孩子去玩。

    无良的大人!

    “男孩子就得这么养,女孩子娇惯着点,倩倩,说好了,再过一年,说什么都得要女儿,气死这些只有儿子的人们!”许晏来冷哼一声,好似他此刻已经有了女儿,不是那只有儿子的一类人似的!

    “我看你再要还是儿子,你就不会生出女儿!”裴傲阳回头打击他。

    “裴傲阳,你有毛病啊!敢这么诅咒我?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总这么得瑟?”裴傲阳冷哼一声。“跟你这个俗人连襟,我真是跌份!”

    “去死!”许晏来吼了一声!“谁喜和你连襟了啊?”

    大家一起大笑,笑声传遍山野!

    来年,许晏来在产房外等候他的女儿,结果生下来时,还是儿子,许晏来直接拨了裴傲阳的电话,对着电话吼道:“裴傲阳,我跟你没完,你诅咒我不生女儿,我这辈子真没女儿了!都是你这该死的,我恨你!”

    “是你小蝌蚪争气,干我屁事?”裴傲阳丢给他一句话,啪得一声挂了电话!

    许晏来又是一脸臭样的迎接自己的二儿子,郝倩出产房虚弱的说了一句话,“许晏来,下辈子,你当女人,我当男人!不让你生十个八个的,我跟你姓!”

    “老婆,你跟我姓,那不是还是女人吗?”

    “去死!”吼出两个字,郝倩昏睡过去!

    许晏来低头吻上老婆的额头,低声在郝倩耳边道:“谢谢你,老婆,辛苦了!”

    (完)()